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三峡国际旅游节倒计时《峡江音画》舞台实景揭秘

\

\

\

\

“明天上午,在这里,整个巴王寨都是舞台,你们每个人都是主角,要尽情享受,尽情表演!”在烈日暴晒下,“第八届中国长江三峡国际旅游节”大型实景山水式、语言和情景式开幕表演《峡江音画》带妆彩排刚刚结束,面对着近200名演职人员和800名志愿者的团队,总导演卫青拿着话筒,正为他们做最后的提醒和叮嘱。

这是2017年7月3日下午,位于长江三峡西陵峡境内的三峡人家风景区巴王古寨里正在上演的一幕。为了这台60分钟的开幕式表演,曾执导过《同一首歌》、《星光大道》、《电影之歌》等大型节目的卫青导演带领剧组整整准备了一年,从创意构思的酝酿到整个框架的成型,在细微末节处反复打磨和锤炼,节目编排、训练演员、搭建实景舞台,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开幕式的最后彩排阶段。

7月4日上午9点08分,这台盛况空前的旅游节开幕式将面向全球,通过网络直播、平面媒体和新媒体各个渠道和观众见面。

新老艺术家齐聚一堂  六个原创节目凸显新三峡新文旅

开幕式《峡江音画》大型情景式开场节目《远▪鼓》、开幕启动仪式《新三峡 中国梦》、歌曲《尘世之外话宜昌》、大型情景音诗画朗诵《梦▪三峡》、大型原生态舞蹈《天▪▪生》、大型构图式歌舞《浪漫三峡》届时将以耳目一新的表演形式与大家见面。

与此同时,来自五湖四海参与彩排的新老艺术家们也齐聚一堂,他们中间有文艺界政协委员杨春光、汪国兴,表演艺术家谢芳、张目、张连文,原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陈铎,《最强大脑》主持人蒋昌建,湖北卫视当家花旦陈超,书画家姚伯齐,中国电影报前社长兼总编辑王迎庆,演员张丰毅、何涌生、赵岩松、陈一方,作曲家平远,歌手王爱华、毕婕、张欣奕等。

虽然身处烈日之下,为了表演的完美性,所有人都认真地听从现场工作人员的安排和调度,一丝不苟地排练着,尤其是白发苍苍的几位老艺术家,不仅专业而且敬业,令现场的演职员们十分敬佩也更加投入,所有的努力都只为了明天最完美的呈现。

高科技技术支持彩排 其难度超过奥运开幕式

据悉,整个开幕式节目彩排已持续一月有余,今天则是《峡江音画》第一次配合灯光、机位、舞美的带妆彩排,导演组和制片组力求减少配合上的误差,对每一个环节精益求精,用卫青导演的话说就是“一切都必须在今天OK,不容有错。”

因为巴王寨特殊的依山傍水地势,使这次直播的难度相当大,负责现场直播和录制的央视电视导演王刚强甚至称技术工作难度超过了曾参与过的北京奥运开幕式。

王刚强导演:这次除了直播技术难度超高以外,现场机位调度也堪称我从业以来最复杂的一次,因为巴王寨特殊的地形,不同于奥运会开幕式那种场地,很好安装器材和灯光,我们要根据寨子的地势去构建节目的整体硬件安置,绞尽脑汁地协调三个演出场地的信号同步,真的非常烧脑!而且我们卫导要求很高,他要的不同于以前国内那种平板的山水印象秀,要求向国际一流水平靠齐,要立体呈现出这次开幕式表演的壮观性和流畅性,还要融入巴王寨当地的民俗文化,把三峡景区和土家风情结合起来,淋漓尽致地向全世界观众展现这台精彩绝伦的《峡江音画》,为此,我们接入直播讯道的就有三十台固定机位,现场同时还有二十台游机参与录制,同时,为了顺应新时期的高新技术加持的直播要求,我们还加入了三台无人机机位讯道,两台现场录制的VR讯道,以求最真实,最直观的现场呈现。

巴王寨东西跨度长达一公里,上下高差近百米,共分东关、西寨、中寨三个直播表演区,而我国的无线微波无障碍传播技术极限仅有700米,因此,如何协调三个表演区的直播信号,成了当前最大的难题,王刚强导演介绍说经过两个月不断的调试和试错,目前已经做到稳当可靠,而且针对特殊的天气情况,还准备了一套应急方案,可以保证直播当天能够按时向全网推出现场实况。

随后,本届开幕式演出的摄影统筹尹士海带领记者们来到直播现场的控制中心,示范了现场同步切换,是如何将现场的灯光、物美、摄像机位和演员们的走位协调起来的,他表示,本次开幕式现场镜头和航拍技术的结合将把三峡山水风光和现场电光声等高科技技术融为一体,把土家文化的民族元素通过色彩的流动,大气壮观的整体歌舞表演,以及巴王寨的原生态风情原汁原味地呈现给观众。

分块分区域  志愿者排练挑战最大

“大家再来一遍!”、“音乐起!”“踩着鼓点,队伍出!” 带着墨镜的执行导演韩博大声地发出口令,他说不带墨镜不行,一是为了防晒,一是遮挡满眼血丝。韩导自五月初就开始着手开幕式表演的彩排工作,每天早上八点半开始,直至傍晚六点结束,对演员不断排练,不断磨砺,直至达到要求,这仅仅是白天的现场工作,此外,韩博每晚还得总结当天的彩排情况,针对新状况,新构想,不断地改进节目方案,和总导演卫青和舞蹈指导张琦不断沟通,做案头工作,每天睡眠不足五个小时。

演员们更辛苦,这些来自于三峡人家艺术团、宜昌市歌舞团、夷陵区歌舞团、广州星海艺术学院的近两百名男孩女孩们,平均年龄不到25岁,此时穿着传统土家服饰一遍遍排练走位,保持动作节奏,调整演出情绪,在烈日下挥汗如雨,和800名志愿者协调,形成一个演出整体,在默契与磨合中找准节奏,克服排练以来最大的一次挑战,在长达五个多小时的带妆彩排中,完成了开幕式的九个环节六个原创节目。

记者:在整个节目准备过程中,做为现场执行导演,您面临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场执行导演韩博:困难是分阶段的,一年前跟随卫青总导演构思节目时,如何打破常规,既体现出历弥千年的土家文化之博大精深,又能让现代观众感兴趣,不乏味是摆在面前的最大难题。不断在三峡寻求灵感,做大量的案头工作,在北京召集大家开头脑风暴会,直至节目逐渐成型,那时我们已在进行初步的舞蹈和音乐编排了。

今年五月正式开始彩排后,最大的困难就是现场布置舞美、灯光、机位等,因为山间小径和错落的建筑,使得施工和协调都很困难,但也正因为这些不规则的地形,使得我们的节目打破了常规,更为独特,更有韵味,我们都很骄傲。

眼前最大的困难是让志愿者们能完全熟悉自己的走位和动作,保证在开幕式当天不出岔子,所以我们今天还得继续排练,一刻都不能松懈,直至大家准确无误地完成规定任务。

记者:那张琦老师,您在彩排中面临过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舞蹈指导张琦:除了刚才韩导说的志愿者的训练,就是《天▪▪生》这个节目的编排和训练了。

我是五月份最后加盟节目组的,其实音乐和其它节目方面,卫导和孟文豪老师在今年春节前后就已经基本成型,说白了,叫我来就是专攻《天▪▪生》这个节目的。(韩导笑着插了一句:他跟我同学,这次我请他过来帮忙的),当时过来,最头疼的就是《天▪▪生》舞蹈编排,它是一个纯舞蹈动作性的节目,对肢体要求最高,对年轻专业舞蹈演员的挑战也特别大,而且这个节目要从远古讲起,讲诉出三峡特有的巫傩歌舞、神女传说、以及土家文化,还要找对每个角色的塑造,找准节目传达意旨的方向,特别难,还好,我们把这个节目啃下来了,也算是今年最大的收获吧。

就在记者们采访结束准备下山时,一阵笑声重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原来,总导演卫青还在挑细节,他对节目中的一个石头道具不太满意,觉得颜色浅了些,另外,石头出场的舞蹈动作他认为还可以细化,于是舞蹈指导张琦亲身上阵,重新规划了动作,围观的演员们认真学习着,正在为张琦老师的诙谐动作喝着彩。

责编:张智龙

上一篇:CoCo李玟《18》新年第一单 初入金榜即成状元

下一篇:SWIN-S天界版预告上线 六子携神秘能量魔幻来袭

分享到: 0